GaryYang's notes
navigation

这个职业是怎样的存在

选自《我的教学日记》
 
2017年7月9日。阴天。里斯本。
 
两程航班,十五个小时。我终于站在了罗卡角的古老灯塔下,眺望大西洋。
 
劲风不停,海平面之上却依然笼罩着灰蓝色的雾。这里曾经是欧洲人探询未知世界的出发点。里斯本,这个欧洲大陆最西部的城市,在著名的《卡萨布兰卡》故事中,人们冒险转辗,就是为了要到达这里。
 
今天,过海关的队伍前行缓慢,同行众人打破陌生开始交谈。旁边一位来自香港的先生主动攀谈,我得向他介绍自己。
 
“哦?演讲教练?” 这位先生显示了好奇心。“是那种励志演讲吗?”
 
“不一定要励志的”,我说。
 
“激情演讲吗?”,他问。
 
“是不是有激情,得看场合需要”,我说。
 
”口才大师?“ 他笑着说。
 
我一时不知到怎么回答。
 
如果应答过于简单,就显得太冷漠,如果总去纠正人家,似乎没有必要。
 
我找了个机会提问。
 
“您是怎么看待演讲这事儿的?您也一定演讲过吧?” 我问。
 
“哈,那都是结婚的时候啦,婚礼上哈,我做了一次发表,是我最认真的一次啦。其实是超级紧张,但是我还是有技巧的 ……” 这位先生开始讲他的经验。
 
提问,的确是最好的聊天技巧。
 
不过对我而言,千里迢迢飞到欧陆西边来聆听一位外行分享自己的演讲经验,并不是一件有趣的事。但是考虑到接下来要与他同行,从伊比利亚半岛西边的里斯本,一直要行至东边的巴塞罗那。所以我必须表现得友善得体,最好还是兴致勃勃。
 
“那你是专业的,有乜建议给我呀?”,他问我。这位先生会聊天,没有“以自我为中心”。
 
“婚礼上的演讲,我也不专业的。具体说,我的工作针对了三个场景:一个是行业会议上的演讲,通常是公司高管;第二个是面向公司客户,就是B2B生意,一家公司向他的企业级客户或者政府客户讲述一个方案,是营销性质的,我叫它提案;第三个最普遍,就是公司里的各种汇报。”
 
我的话具有经典的三要点结构,清晰易懂。但是却把我们的对谈迅速引向了终点。话题没有被追问,也没有前行。
 
类似的情景出现过很多次。与商务旅行的航班邻座,与常住酒店的经理,与老家的亲戚朋友。只要离开职场和课堂,就离开了我的地盘。我付诸心力的工作,也会变成不太好理解的行当。
 
有时候,我的工作完全是一种令人匪夷所思的存在。
 
比如,在楼下五金店里的水电师傅的眼里,我是完全没有踏实靠谱技能的人。在社区的理发师看来,我的工作比他的工作省心,因为完全不需要承担客户满意度的压力与风险。房屋中介会觉得,我做演讲教练会比他们更擅长花言巧语,却完全没有摸得着和看得见的实际交付物,所以我更加不厚道。在多年未见的老同学眼里,对照演讲类电视节目中的名气大咖,我似乎已经混成了一个不入流的成功学骗子。
 
离开了我的地盘,我就得面对这些看待。
 
有一年初秋,我飞往沈阳。那天航班上坐满了参加全运会的运动员。我旁边坐了一位东北阿姨,我与她就像误入了大人国的小人儿,我们很快就展开了小人国民之间的亲切交流。阿姨好奇地问我是做什么的?去沈阳干什么?我说我是演讲教练,去沈阳就是工作出差。
 
后来我才知道,阿姨只听到了“教练”两个字,前边的两个字没听清。
 
阿姨兴致高昂,热情地和我聊天,问了很多,还问到了我的收入。我也感觉这位阿姨非常认可我的专业和能力。并且,我注意到,阿姨不时地扭头到另一边,和青春靓丽的女儿低声说几句。我能感受到,阿姨打量我的那个眼神,不仅仅是因为她与我的幸会,而更可能是她的女儿也与我相识了。
 
航班上的气氛很好,运动员们不时哄闹嘻笑一下,空姐们兴高采烈,阿姨也由衷高兴。我受宠若惊,浮想联翩。感觉如果这样聊下去,三个小时的航程结束,下飞机的时候,我都可以带走她旁边那位恬美的姑娘了。
 
飞机准备下降。阿姨俯身低声和我确认:“你是教练,那你的那个 Yǎn Jiǎng 是什么项目?”
 
此刻我才意识到,阿姨没有听清“教练”之前的关键定语:“演讲”,而把我当成了航班上这些运动员的教练了。
 
刚才这一路发生的事,一下子都说得通了。我这般中等身材,如果能指导这些巨人运动员们,必然有过人之处。我的年龄不算太大,又通情达理,就快要进入阿姨乘龙快婿的候选了。
 
误会得以澄清之时,航班恰好打开了起落架。噪音猛地响起,交谈刚好被迫停止。我没有去看阿姨脸上的表情。
 
我提醒自己要有自知之明。因为自己从事的是一个教人表达和说话的差事,在一位东北人眼里,干这个活儿能有多少必要?
 
航班落地,我让出位置,让母女先走,自己迟迟才下飞机。
 
今天,我所站立的罗卡角,历史上正是水手们的出发之地。
 
这在此地,人们挥手欢呼。但是他们在赞美水手们远赴他乡的勇气之余,是否也在庆幸自己避开了凶险的航程?
 
挥手的人群是否真的理解:水手为何要迷醉于冒险?为何热爱漂泊不定的日子?为何一直要心系远方?
 
罗卡角古老的灯塔之下,劲风不停。时至盛夏,却湿冷无比。我穿上防风厚衣,身体和心里一样开始发热。我向空中挥手,向曾经从这里出发的水手们致意。我的旅行也开始了。
 
选自《我的教学日记》
 
bad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