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何在自己感兴趣的领域出类拔萃:理想人生实现指南》
 
导师-学徒关系之所以对学习如此有效是因为这段关系的情感品质。
 
从更宽泛的意义上来讲,古往今来的知名人物都可以充当你的榜样,成为你效仿的对象。你可以通过大量的研究和一些你的想象力,把他们变成一种生动的存在。你要问问自己:他们在这样或那样的情况下会做什么?
 
大多数时候,我们都活在梦想、欲望、执念交织的内心世界中。但是在这段创造力非凡的时期,我们迫切想要做一些实实在在的事情。我们强迫自己走出内心世界的惯性思维,与世界、他人及现实连接起来。我们不再总是心不在焉,浮于事物的表面,而是一门心思地深入事物的核心。在这些时候,周遭世界的光明仿佛涌进了我们向外打开的心智,突然间暴露在新的细节和想法中的我们,变得更有灵感和创造力了。
 
 
但是反过来说,如果我们能管理好这些情绪,把一切交给时间,让一切顺其自然,非凡的成就就开始酝酿了。
尽管一开始我们可能会怀着一种学习新知识和使用新技能的兴奋之情,但很快我们就会意识到有多少辛苦的工作在等着我们。这时对我们来说最可怕的就是,屈服于厌倦、急躁、恐惧和迷茫的情绪,停止观察和学习。因为一旦我们这样,通往精通的过程就停止了。
 
让我们把这种能力称为精通力(mastery)——一种能更好地掌握现实、他人及自我的能力。普通人只能短暂地感受到这种能力,但是对各个领域的大师而言,这已经成了他们生活以及看待世界的方式。
 
处于精通水平的直觉力是本能与理性、意识与无意识、人性与动物性的融合。
 
我们会变成时间的奴隶——随着时间的流逝,我们会愈发虚弱和能力不济,最后被困在某个没有前途的工作中。我们会变成他人看法和恐惧的俘虏。我们的思想将不再把我们与现实相连,我们会变得与世隔绝,并被锁在一个狭窄的思想囚笼里。依靠专注力生存的人类现在变成了心猿意马的动物,无法深入思考,也无法依靠本能。
 
一个人应该学会去发现、去关注自己心灵深处那一闪而过的智慧微光,而不是从诗人和贤哲们的天空中寻找光彩。他也不可忽视自己的思想,因为这是他自己的。在天才的每一个作品中,我们都会看到那些曾被自己抛弃的想法,但当它们回到我们身边时,却带上了某种陌生的威严。
——拉尔夫·瓦多·爱默生
 
在很多情况下,将某个领域的大师和许多只是在这一领域从事一份工作的人区别开来的,是情感因素。
 
年轻时的热爱或偏好、一个使他们发现如何运用自己的兴趣的偶然机会、一段让他们保持活力与专注的学徒经历。在这个过程中,他们凭借更加勤奋的练习和更快的行动超越他人,而所有这一切都源于他们渴望学习的热情和他们对自己所研究的领域的深厚感情。其实,这种高强度努力的核心是一种遗传和先天的品质——不是必须经过后天培养的才华,而是对某一主题深刻而强烈的天生倾向(inclination)。
 
这种天生倾向反映了个人的独特性。这种独特性不只带有诗意或哲学的意味,并且是科学事实——我们每个人的基因都是独一无二的,我们每个人的基因组成都空前绝后。这种独特性通过我们对某一活动或研究主题的天然偏爱而体现出来。这种天生倾向可以是对音乐或数学、某种运动或游戏的,也可以是对解决谜一样的问题、修补东西和建造房屋,或者舞文弄墨的。
 
那些因后来的成就而脱颖而出的人会比其他人对这种天生倾向有着更深刻和清晰的体会。他们将它视为内心的召唤。它常常支配着他们的思想和梦想。不管是靠偶然的机会还是纯粹的努力,他们都找到了一条能让自己的天生倾向蓬勃发展的职业道路。这种强烈的天生倾向和渴望使他们能够经受住这个过程中的痛苦——自我怀疑、单调乏味的练习和研究、不可避免的挫折、嫉妒者无尽的冷嘲热讽。他们练就了旁人缺乏的韧性和信心。
 
“genius”一词源自拉丁语,原意是指看护每个人出生的守护神,后来指使每个人独一无二的先天素养。
 
因此,我们会被这些说法所吸引:我们做什么主要是由基因决定的;我们是自己所处时代的产物;个体只是一场虚妄;人类行为可以被简化为统计学上的趋势。
 
你会不自觉地低估自己一生能实现的成就。这可能会把你的努力程度和自律程度降低到有效水平之下。
 
首先,你必须把自己试图获得精通力的尝试看作极其必要和积极的事情。
 
你的渴望以及你与工作的情感联系至关重要,是通往精通之路的关键。你可以让这些时间上的被动为你所用,并通过以下两种重要方式激励自己进步。
 
其次,你必须使自己相信:人们是通过生活中的行动来获得与之匹配的思维和智力的。
 
我们的某些心理活动会对我们创建各种生活模式产生多么深刻的影响——即我们是如何真正地对自己的际遇负责的,关于这一点可能会有越来越多的发现。
 
消极的人们所创造的精神世界相当贫瘠。由于他们的经验和行动有限,他们大脑里所有的连接都因疏于使用而消失了。
 
从许多角度来看,从一个智力水平迈向另一个智力水平可以被看作一种转变仪式。随着你的进步,旧的想法和观点会消失;随着新的力量的释放,你开始站在新的高度去审视这个世界。
 
它会建议你如何充分利用学徒阶段——各种观察和学习策略会在这个阶段最大限度地帮助你;如何找到完美的人生导师;如何解读政治行为中不成文的规则;如何培养社交智慧;以及最后,如何找出离开学徒阶段这个“安乐窝”的时机,主动出击,进入积极创造阶段。
 
本书会告诉你如何在精通阶段继续学习。它会教给你一些永不过时的策略,从而创造性地解决问题、保持你思维的流动性和适应性。它会告诉你如何更方便地进入智力的无意识和原始层次,以及如何忍受避免不了的嫉妒者的冷嘲热讽。它会讲清楚通过精通某一领域你会获得什么力量,引导你朝着直觉和内心感受到的方向选择自己要发展的领域。最后,它会给你介绍一套人生哲学,以及一种能使你更容易遵循这条道路的思维方法。
 
只要你留心,发生在你身上的一切都是某种形式的指引。你在深入学习一项技能时所获得的创造力必须不断地更新,因此你要不断地强迫你的大脑回到开放的状态。甚至,你也必须在你的一生中不断更新你的职业知识,因为环境的变化会迫使你调整它的方向。
 
在通往精通的过程中,你的思想将更靠近现实和生命本身。
 
“充实的一天会带来安稳的睡眠,充实的一生会带来安然的长眠。”
 
每个人都能在各种各样的人生可能性当中,找到真正且真实的自己。那个呼唤他走向真实自己的声音,就是我们所谓的“天命”。但是大部分人都在努力压制天命的呼唤,并且拒绝听见它。他们设法在自己内心制造噪声……从而让自己分心,听不到它;他们欺骗自己,用虚假的生命旅程来取代真实的自己。——何塞·奥尔特加·伊·加塞特
 
这个世界充满了关键的问题和机遇,而最能解决问题和把握机遇的是那些能独立思考、快速适应且视角独特的企业家——个体户或小企业。拥有具有个人特色和创造性的技能将会成为你的附加价值。
 
我们可以这样想:在现代世界中,我们最缺少的就是对我们生活中更大目标的感知。
 
如果你被迫要做出改变,像弗莱迪·罗奇所经历的那样,你必须抵制过度反应或自怜自哀的诱惑。
 
我们浪费了太多的时间纠结在情绪问题上,因而无法超脱自身以更加客观的视角从自身的经历中反省和学习。
 
有一些我们所有人都可以从中获益的、有效且必要的经验教训,可以引导我们避免常见的错误,帮我们节省宝贵的时间。
 
这些经验教训能超越所有领域和历史的限制,因为它们与人类的心理状态和大脑本身的运作方式有关。它们可以被提炼为学徒阶段的一项首要原则,并大致包括三个步骤。
 
这项原则很简单,你一定要牢牢记在心里:学徒阶段的目标不是金钱、一个好的职位、一个头衔或一张文凭,而是你思想和性格的转变——你通往精通之路的第一次转变。
 
用上述原则指导自己做选择,你还必须在学徒阶段考虑三个必要步骤,每一步都与下一步有一定的重叠,它们分别是:深入观察/被动模式、获得技能/练习模式、实验/主动模式。
 
更重要的是那些没有言明但已成为工作文化的一部分的潜规则。这些潜规则关注的是那些被认为非常重要的工作风格和价值标准,因为它们常常是领导个性的反映。
 
有史以来最伟大的用于技能培训和获取隐性知识的系统——中世纪的学徒制。
 
很多人相信生活中的一切都必须是令人愉悦的,这让他们不断地分心,去寻找学习的捷径。
 
不练习、不学习新技能的人永远不会有恰当的分寸感或自我批评意识。他们认为自己不努力就可以做成任何事情,而且与现实缺乏联系。
 
本质上,当你练习和深入发展任何一项技能时,你都在这个过程中改变了自己。
 
我们当前所处的这个时代并不是一个技术能解决一切的时代,而是方方面面的复杂性都在不断增加的时代。
 
无论你身处什么领域,你都必须把自己看作一个运用实际的材料和想法的建造者。你正在你的工作中创造一些有形的东西,一些以某种直接、具体的方式影响人们的东西。
 
这是一条简单的人类心理学规律,即你的想法往往会以你最看重的事物为中心。
 
一份薪水普通的工作还有一个额外的好处,那就是训练你用较少的钱过活,这是一项宝贵的生活技能。
 
你能接触的知识和人会受你的地位所限。如果你不小心,你就会接受这种地位并被它定义,尤其是当你来自一个弱势群体时。
 
每一种学习环境中都有你要服从的现实,但是服从现实并不意味着你必须待在一个地方。
 
你所在领域和圈子的人们就像他们面前的世界一样——他们的故事和观点会自然地扩大你的视野,加强你的社交技能。
 
当谈到掌握一项技能时,时间总是神奇的要素。假设你以某个稳步的水平进行练习,经过几天或几周,你就能掌握这项技能的某些要素。慢慢地,整个技能都会被内化,成为你神经系统的一部分。你将不再纠结于细节当中,而是能看到更广阔的图景。这是一种不可思议的感觉,无论你的天赋有多高,训练都能将你带到这种状态。真正的阻碍只有你自己和你的情绪——无聊、恐慌、沮丧、不安全感。你不能压抑这些的情绪,它们在这个过程中出现是正常的,并且包括大师们在内,每个人都经历过。你能做的就是相信这个过程。一旦你进入加速回报的循环,厌倦的感觉就会一扫而空。反复接触之后,恐惧也会消失。挫折是进步的标志,是你的大脑正在处理复杂事物并需要更多练习的信号。这些不安全感在你达到精通之后都会转变成安全感。相信这一切都会发生,你就会让自然学习过程向前发展,而其他的一切也会步入正轨。
 
他记下了这个过程中的每次失败,就像对待手表或发动机一样,他在大脑中对这些失败进行了分析,终于找到了根本原因:没有人会给他足够的时间来解决设计中的漏洞。投资人总是会干涉制造和设计事务,他们会不可避免地用自己平庸的想法来妨碍这个过程。
 
因他的建议而激动的学生们恳请他创办一家咨询公司。他对这个想法很感兴趣,于是创建了Y Combinator这一面向年轻科技创业者的学徒训练系统,这个公司会在每个成功的创业公司中参股。
 
你要像一名黑客那样,重视自我发现的过程,并做出最高质量的东西。你要避开遵循一条设定好的职业道路的陷阱。
 
在这个新时代,那些年轻时遵循僵化且单一的道路的人往往会在40多岁时走入职业生涯的死胡同,或对自己的工作感到深深的厌倦。
 
世上没有可以绕过学徒阶段的捷径或方法。
 
但是科学不是由信息累积而成的。它是一种思考和解决问题的方式。
 
作为一名从外部观察这个领域的业余科学爱好者,他的知识是一维的,不会结出什么果实。
 
几个世纪以来,缓慢的民主化进程已经磨去了这种权威气质的所有伪装,到今天几乎已经不存在了。
 
有些对权威的怀疑精神是健康的,尤其当它涉及政治方面时;但是当它涉及学习和学徒阶段时,就会带来问题。
 
我们必须承认,有些人比我们更深入地了解我们所处的领域。他们的优势不是天赋或特权带来的,而是时间和经历带来的。
 
如果我们对这个事实感到不舒服,如果我们不信任任何一种权威,我们就会屈服于这样一种信念,即我们可以靠自己轻易地学到一些东西,自学更可靠。我们可能会认为这种态度是我们独立的标志;但是实际上,它源于最基本的不安全感。
 
你需要一个导师的理由很简单:生命短暂,你的时间和精力都有限。
 
书上的知识不是为你的环境和个性量身定制的,而且往往有点抽象。
 
尽管点金石从未被发现过,但它作为一个隐喻有着深刻的现实意义。
 
如果他当年因为恐惧或不安全感而一直走在自学的道路上,他可能永远只是个装订工人——痛苦且没有成就感。
 
我们也应该看到,我们研究的对象具有一种至关重要的生命力,我们必须与之相互影响,并从内而外地理解它。
 
在你掌握某种能用来引起导师兴趣的基本技能和素质之前,最好不要贸然去寻找导师。
 
几乎所有大师和有权势的人都深受一种困扰,即他们没有足够的时间去处理太多的信息。如果你可以证明自己能够比别人更好地帮他们处理好时间不够与信息太多这对矛盾,你就更容易得到他们的关注并让他们有兴趣跟你建立关系。
 
他们可以训练你从更高的层面进行思考,并在不同形式的知识之间建立起联系。
 
亚里士多德给亚历山大传授了一种智慧,这种智慧在亚历山大的成功中起到了关键作用。
 
有一些线索和微妙的东西你只能通过个人间的互动才能获得——例如一种从大量经验中形成的行为模式。这些行为模式很难用语言来描述,只能通过大量的个人接触才能被吸收。
 
你可以去询问他们做事的基本原则。
 
你可以充当一个类似助产士的角色.
 
他们通常会感谢有机会可以解释自己的内在力量是如何运作的,尤其是对那些不被他们视作威胁的人。
 
尽管导师可以是男人也可以是女人,但他们通常以父亲的形象出现——他们会指导和帮助我们。
 
西班牙语里的“al maestro cuchillada”的意思是“向师傅刺去”。这是一个剑术用语,指的是年轻敏捷的徒弟熟练到可以刺伤自己的师傅的时刻。这也暗示了大多数导师的命运,他们会不可避免地经历自己徒弟的反抗,这种反抗就像剑刺的伤口一样。
 
荣格钦佩甚至崇拜他,但是荣格不认同弗洛伊德所强调的“性是神经症的决定因素”的观点。或许他对弗洛伊德心理学这一方面的厌恶源自自己的偏见或无知,他需要通过倾诉来克服这种厌恶。
 
松冈容子感觉自己就像是个局外人。
 
请记住,你与导师的互动某种程度上是你与父母或父亲式人物互动的重现。
 
在充满挑战的环境中培养自律,在通往精通的过程中经历磨难,已经不再是我们的文化所推崇的价值观了。人们越来越不愿意告诉他人自己对他们的真实评价了——他们的弱点、不足以及工作中的缺陷。甚至连那些旨在引导我们的自助书籍也变得温柔讨好,只告诉我们一些我们想听的话——我们大体上还不错,只要按照某几个简单的步骤去做就能得到我们想要的东西。向人们提出严厉、实事求是的批评,给人们设定一些能让他们意识到自身差距的任务,似乎是在虐待他们或伤害他们的自尊。事实上,这种纵容和害怕伤害别人感情的行为从长远来看更有害。它会让人们很难看清楚自己的处境,也不利于自律性的培养。它会让人们无法适应通往精通之路上的严酷考验。它会削弱人们的意志。
 
只有导师了解我们进步的潜力、性格中的弱点,以及我们为了前进必须经历的严酷考验。
 
自信很重要,但是如果它不是建立在你对自己的真实评估之上,那就只是自大浮夸、自视甚高。
 
这种相互促进型的关系更加适合我们的民主时代,并且在某种程度上可以说是一种理想的导师-学徒关系。
 
追求精通的最大障碍常常是我们在应对周围人的抗拒和控制时所经历的情绪负担。稍不注意,我们的思绪就会沉溺于权谋诡计和斗争中。
 
社交智慧是一种用尽可能实事求是的眼光看待他人的能力。
 
在社交环境中游刃有余,我们就能把更多的时间和精力放到学习和掌握技能上。缺乏这一智慧所达到的精通不是真正的精通,并且不会长久。
 
富兰克林决心打破这种模式,改变自己与人相处的方式。他认为只有一个解决办法:在未来所有他和别人的交往中,他要强迫自己先后退一步,不要情绪化。这样他就能更加客观,也可以完全专注于自己正在交往的人,切断自己的不安全感和想要获得同等对待的渴望。
 
为了让这个过程万无一失,他认为自己还必须采用一种新的社交哲学:完全且彻底地接受人性。人们拥有一些根深蒂固的品质和性格。
 
到处都有这样的人,自文明之初就是如此。为此心烦意乱或试图改变他们都是徒劳的,这只会让他们仇视和怨恨你。
 
你必须认可所有人按照自己特性存在的权利,无论结果是什么样的;而你应该努力做的就是,以一种顺应本性的方式去利用这种特性,而不是希望它有任何改变,或因它本来的面目而谴责它。这就是“自己活,也让别人活”这句格言的真正含义……对人们的行为感到愤愤不平,就像因为一块石头滚到了自己的路上而生气一样愚蠢。对很多人来说,他们能做的最明智的事情就是,下定决心利用那些他们无法改变的人。——亚瑟·叔本华
 
所有这一切都处于一种语前水平。
 
实际上,多年来,透过我们的情感需求滤镜来看待他人,已经变成了我们难以控制的一种习惯。
 
如果我们试图影响他们,就要明白,他们想要的东西和我们想要的东西是一样的。
 
我们自以为了解他人,但其实我们是透过一个失真的滤镜在看待他们。在这种情况下,我们所有的移情能力都会失效。
 
社交智慧会帮助我们摒弃天真视角,并变得更加实事求是。它包括要将我们的注意力从自身内部转移到外部以及磨炼我们天生具备的观察能力和移情能力两个方面。这意味着我们要放下那些将别人理想化和妖魔化的习惯,去理解和接受他们本来的样子。这是一种需要在学徒阶段尽早培养的思维方式。
 
从本杰明·富兰克林的故事中,我们或许会得出这样的推论:社交智慧需要我们以一种超然的、不带感情的方式与人交往,在这个过程中,生活会变得相当无趣,但情况并非如此。
 
如果你透过天真视角的滤镜来看待这些事件,你就只会关注其他人对你做了什么——你遭受的苛待、你感受到的轻视或伤害。因此,你必须先自己调转方向——你如何在他人身上看到他们没有的品质,或者你如何忽视他们本性中的阴暗面的迹象。
 
通过让自己意识到天真视角是如何歪曲你对事实的理解的,你自然会开始慢慢对它感到警惕。
 
世人的脾气秉性各有不同。我们都有阴暗的一面,有操纵别人的倾向以及侵略的欲望。最危险的是那些压抑自己的欲望或否认它们存在的人,他们最终常常会以最卑劣的方式将自己的欲望表现出来。有些人的阴暗品质尤为显著。你无法改变这种人的本质,但一定要避免被他们伤害到。你要以看人间喜剧的方式观察他人,尽可能地包容他人,从而更好地理解人们,并在必要时影响他们的行为。
 
社交智慧由两个部分构成,并且这两者对你达到精通同样重要。首先,你得具备关于人性的具体认识——读懂他人、感受他人是如何看待这个世界的,以及了解他们的个性。其次,你得具备关于人性的普遍认识,意思是你要不断增强超越个体的、对人类行为的普遍模式的理解,包括一些我们常常忽视的更阴暗的品质。由于我们所有人都是人这个物种的普遍品质和自身个性的混合体,只有具备了这两部分的知识,你才能更全面地看待周围的人。实践这两种知识,它们会帮助你掌握在追求精通的过程中必不可少的珍贵技能。
 
与他人有联结感的时刻,我们内心的独角戏停止了,我们能够从对方那里获得比平时多的线索和信号。
 
当我们不再把注意力放在自己身上,而是更深入地关注另一个人时,我们就有机会学到一些沟通方式。
 
停止你自己的内心独角戏,集中注意力,你会从他们身上获得线索。
 
在这种非语言的层面上,观察人们在有权势的人的身边的行为是一件很有意思的事情。他们很容易流露出一种焦虑、愤恨或谄媚的虚伪,这暴露了他们的心理构成中的一些基本要素,一些童年发生的并且可以从他们的肢体语言中解读出来的事情。
 
抵制住将他人的言行解释为对自己的含沙射影的诱惑——这会导致你把心思转向自己的内心,立即切断你与他人的联结。
 
你必须避免人们常犯的一个错误,即根据你对别人的第一印象来判断一个人。第一印象有时候能告诉你一些事情,但更多的时候会误导你。
 
人们会训练自己在公共场合表现出特定的样子,也就是使用所谓的人设,这些人设就像第二层皮肤一样保护着他们。除非你有惊人的洞察力,否则你很容易错把他们的面具当成他们真正的样子。
 
一般而言,嫉妒很难被察觉,最谨慎的做法就是,确保你自己的行为不会无意间触发别人的嫉妒。
 
永远不要让别人在你面前感到自己很愚蠢。才智是最容易引起别人的嫉妒的。总之,如果你太过突出,就会引发别人的这一丑陋情绪,所以最好保持一种对别人没有威胁性的外表,并积极地融入集体中。
 
每当我们人类面对一个看似复杂的处境时,我们的反应都是,求助于一种人为的简单以及培养一种可以给我们控制感的习惯和惯例。
 
如果你没有意识到他们的这种对新事物的恐惧有多么危险,你就会惹来各种潜在的敌人,他们会想尽一切办法来维持旧秩序。
 
在你和他人的交往中,要找到一种围绕他们及其利益而展开的谈话方式。
 
面对他人身上各种低水平的消极反抗时,你可以通过提醒他们的行为,让他们意识到这一点,这样做通常会有效。或者,如果他们的消极反抗无伤大雅,那么就忽视它。
 
培养社交智慧不仅会帮你管理自己与他人的关系,还能对你的思维方式和创造力带来极大的益处。
 
那些极度聪明和内向的人在自己的领域里可以走得很远,但是他们的工作最终往往会变得缺乏创造力、开放性和对细节的敏感性,并且这一点会随着时间的推移而变得越发明显。
 
塞麦尔维斯不断同克莱因争论关于产褥热的问题,当这位年轻人最后发表自己的理论时,克莱因愤怒到了极点。因为这意味着,正是包括克莱因在内的医生们一直在谋杀自己的病人,这太让人难以接受了。
 
他明白即使是科学家也必须要扮演好朝臣的角色。
 
要明白,你的工作是任由你表达自己的社交智慧的最强大的手段。通过工作中表现出来的高效和对细节的关注,你可以表明自己正在为整个群体着想并推进其事业。通过让自己的表达清晰易懂,你可以表现出自己对观众或公众的充分关心。通过让其他人参与到你的项目中并优雅地接受他们的反馈,你可以显示出自己在群体关系中的自在。
 
她认为,有时候,不告诉人们的东西才更加意味深长、更有力量。她决定配合人们对她和她的作品的印象,为自己营造一种神秘感,绝不谈论创作过程,隐藏自己的生活细节,任由别人将自己的幻想投射到她身上。
 
从本质上来说,她的公众形象成了另一种形式的艺术——一种她可以根据自己的需求和心意铸造和改造的材料。
 
你要总是领先公众一步。
 
你必须把打造人设看作社交智慧中的关键要素,而非邪魔外道。
 
她在接下来的所有工作中都践行着这一点,直到它成为自己的第二天性。
 
在和傻瓜打交道时,你必须采用如下哲学:他们只是你生活中的一部分,就像石头或家具一样。我们所有人都有愚蠢的一面,都会有失去理智、自我和短视的时候。这就是人性。看到自己身上的愚蠢,你就可以接受他人的愚蠢。这会让你对他人的愚蠢言行一笑置之,像容忍傻孩子一样容忍他们的存在,并避免试图改变他们的疯狂举动。这全都是人间喜剧的一部分,没什么值得苦恼或失眠的。
 
阻碍这种自然的创造力蓬勃发展的不是天赋的缺乏,而是你的态度。
 
我们称这种思维方式为“惯性思维”(Conventional Mind)。在谋生和适应社会的压力下,我们的思维被迫变得越来越狭隘。
 
大师和那些展现出高水平创造力的人,只不过是那些在成年生活的压力与要求下,依然能够保有很大一部分孩童般精神的人。这种精神体现在他们的工作和思维方式上。
 
像孩子一样,他们能够用语言以外的方式进行思考——视觉的、空间的、直觉的——并且更容易进行语前的和无意识的思维活动,所有这些都可以解释他们为什么拥有令人惊异的想法和创造力。
 
有些人虽然有着孩童般的精神和天性,但是他们的创造力被各种事物分散了,而且他们从来都没有耐心和自律性去忍受长期的学徒训练。
 
扼杀创造力的不是年龄或天赋的缺乏,而是我们自己的精神、我们自己的态度。
 
唤醒多维思维并完成创造过程需要三个基本步骤:首先,选择合适的创造性任务,即那种能最大限度地提升我们的技能和知识的活动;其次,通过某些创造性的策略放松心态、打开思维;最后,营造最适合形成突破和洞见的精神状态。此外,在整个过程中,我们必须留意各种情绪陷阱——自满、厌倦、自大等——因为它们会不断威胁和阻碍我们的进步。如果我们能在经历这三个步骤的同时避免这些陷阱,我们就能成功地释放出内心强大的创造力。
 
事实上,创造性活动是涉及整个自我的活动——包括我们的情绪、能量水平、性格和思维。
 
这是你必须铭记在心、永不能忘的创造力的首要法则:你对你正在做的事情投入的感情会直接反映在你的工作成果上。
 
你必须根据自己的精力水平和天生倾向做出正确的、完美的选择。
 
最好选择一项略高于自身水平的任务,一项在你看来野心勃勃的任务。这是创造力法则的必然结果——目标越高,你将从内心深处唤醒越多的能量。
 
大脑必须能尽可能长时间地感受怀疑和不确定。当大脑停留在这种状态并深入探索宇宙的奥秘时,所产生的想法会比我们之前仓促得出的结论和形成的判断要更加多维和真实。
 
许多观点并非源自我们自己的深刻反思,而是基于他人的想法。
 
这种容忍甚至拥抱神秘感和不确定性的能力就是济慈所谓的消极感受力。
 
这看起来可能像是某种诗意的幻想,但实际上,培养消极感受力将是你作为一个有创造力的思考者取得成功的唯一最重要的因素。
 
对确定性的需求是思维面临的最大问题。
 
我们称这种偶然的联系和发现为“美丽的意外”(serendipity)。
 
他们不明白推测是人类理性的核心和灵魂,是我们与现实建立联系和看到隐藏信息的方式。对他们来说,最好是要坚持事实和研究,保持微观视角,而不是用一个可能错误的推测让自己丢脸。
 
比如说你有一个关于新产品的想法。你可以先把它设计出来,然后将其投放市场。这时,你往往会发现公众对你的新产品的反应非常冷淡,远不及你自己对它的兴奋。这是因为你没有参与到与事物的本质的对话中,而这正是思流过程的精髓。所以,你最好要根据自己的想法做一个原型机——这也是推测的方式之一——看看人们对它的反应如何。
 
与抽象推理相比,机械的智慧并不是一种降级的思维方式。实际上,它是许多推理技能和创造力的来源。
 
某种思维方式或行为方式一旦取得成功就会很快变成一种范式,一种既定的程序。随着时间的流逝,人们忘记了这一范式最初形成的原因,而只是盲目地遵从一套毫无生气的技术。
 
你不能误把随机的自发性当作创新。
 
技术锁定让各个领域的人们都感到很苦恼。受其影响的人们会感受不到自己工作的总体目标,察觉不到手头更重要的问题,并失去最初驱使他们从事这份工作的动力。
 
你应该始终把你的项目或你正在解决的问题与更高层面的东西联系在一起——一个更大的问题、一个总体的想法、一个鼓舞人心的目标。
 
这种更高层面的认识会引导你的微观研究方向,并为你打开更多的方向,以供你探索。
 
他们发现,造就成功创业者的不是创业者们的想法本身,也不是他们读过的大学,而是他们的真实性格——他们愿意调整自己的想法并利用他们一开始没有想到的可能性。这正是格雷厄姆在自己和其他发明家身上发现的特质——思维的流动性。另一个必要的性格特质是极度的坚韧。
 
在西方文化里,流传着一个特殊的荒诞说法——毒品或发疯会以某种方式实现最高层次的创造力大爆发。
 
要想创造一件有意义的艺术作品,或做出一项发现或发明,需要严格的自律、自我控制和稳定的情绪,还需要你对自身领域的各种表达形式了如指掌。
 
直觉力,不论是原始的,还是高水平的,本质上都是由记忆力所驱动的。
 
任何一条职业道路都很难,都需要我们有足够的耐心,进行大量的训练。有太多的东西需要我们掌握了,以至于令人望而却步。我们必须学会应对技术方面的问题、社会和政治上的小动作、公众对我们工作的反应,以及自身领域不断变化的局面。
 
他们更喜欢安逸和舒适,他们也越来越能接受那种对现实的简单认识和惯常的思维方式,他们深受提供简便知识的诱人速成法之害。
 
在学习一项技能的最初阶段,我们的自尊可能会受伤,因为我们会被动地将自己的笨拙看得一清二楚。
 
这种对简单和容易的事情的渴望,常常以我们难以察觉的方式影响着我们所有人。唯一的解决办法就是,我们必须学会平息那些在我们遇到看起来复杂或混乱的事情时所产生的焦虑。在我们从学徒到精通的旅程中,我们必须耐心地学习各种必要的技能,永远不要好高骛远。当我们察觉到危机时,我们必须养成保持冷静和绝不过度反应的习惯。如果情况很复杂,其他人都在寻求简单的、非黑即白的答案,或做出一些惯常反应时,我们必须要坚决抵制这样的诱惑。我们要保持自己的消极反抗态度和一定程度的超脱。我们这样做的目的是,忍受甚至是喜欢上这种混乱时刻,训练自己去接纳多种可能性或解决方案。我们要学习管理自己的焦虑,在这些混乱时刻中,这是一项关键技能。
 
科技带给我们的问题是,它增加了可供我们使用的信息量,但慢慢地降低了我们记住这些信息的能力。
 
许多拥有这种高水平的直觉力的大师在思想上和精神上,似乎都随着时间的流逝变得越来越年轻了。
 
我们可以将智慧定义为,更符合情境、对事物间的联系更敏感的思维方式。
 
我们很容易迷恋科技给我们带来的力量,并把它们视作目标而非手段。在这种情况下,我们所连接的是虚拟的环境,因而我们的双眼和大脑的能力会慢慢退化。你一定要将自己所处的环境看作一个物质实体,而你和它的联系要是发自内心的。
 
在人生中能否达到精通,这往往取决于我们所迈出的第一步。这不仅仅是一个深入了解我们人生使命的问题,也是一个感受自己的思维方式和独特视角的问题。
 
你应该把“看得宽,想得远”当作你的座右铭。
 
我们天生喜欢将自己的信仰和价值体系投射到他人身上,用我们自己甚至都没有察觉到的方式。
 
浮士德会感到片刻的幸福,魔鬼会拿走他的灵魂,但是神会因为他在智识方面的野心以及他对知识的不懈追求而原谅他,并将他救出地狱——这或许是歌德对自己的审判。
 
这个世界被混乱的理论所统治;对我而言最重要的是,尽可能地利用自己身上的东西和内心的坚持,牢牢抓住自己的特质。
 
通过遵循你的天生倾向、朝着精通的方向努力,你会为社会做出巨大的贡献——用新的发现和见解丰富这个社会,并能充分利用自然和人类社会的多样性。事实上,只消耗他人创造的东西、退缩到狭隘的目标和即时的欢愉中,这是极其自私的。从长远来看,偏离自己的天生倾向只会给你带来痛苦和失望,以及一种浪费了自己的独特之处的感觉。这种痛苦会通过怨恨和嫉妒表达出来,并且你不会意识到自己沮丧的真正原因。
bad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