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aryYang's notes
navigation

这个时代的无知和傲慢

《这个时代的无知和傲慢》 乔治・索罗斯
 
在坐下来撰写本书时,我并没有把事情看得很透彻;这也是我静下心来认真写书的一个原因。写完之后我又一次感到思路异常清晰。
 
我形成了自己的哲学观点,它们在我的人生中发挥着主导作用。尽管这种哲学与金钱无关,但它指导着我应该如何赚钱、如何花钱。我知道,这种哲学观对我个人是多么重要。但我仍然在探索,看看它能否对其他人也起到类似的重要作用。
 
在国家内部,统治者经常滥用其权力。如果他们对权力的滥用到了人民求助无门的地步,那么国际社会便有责任介入。
 
人类对自然的控制力与日俱增,但是人类自我管理的能力却没有显著提高。
 
我们在考虑某些事件时,如果我们自身是这些事件的参与者,那么情况便会愈加错综复杂。不仅是我们的知识不够完备,更重要的是,我们不完全的理解或易犯错的特性也成为了现实的一部分。
 
我们不能仅仅依靠掌握的知识来作决定。现实并非独立给定的,它还取决于我们所作的决定。
 
它假设,我们能根据所有的事实作出决定。这种曲解根深蒂固地存在于我们对自身与现实间关系的看法中。我们在探讨思维与现实间的某种关系时就暗示着我们的想法和思考对象之间是相互独立的。但事实并非如此,思维和现实并非彼此独立的实体,两者是整体与部分的关系。
 
我们在考虑现实的时候,如果我们的思维是其中一部分的话,思维和现实间相分离的关系就被打破了。表述和事实之间并不是单向的符合,而是双向的符应关系。
 
一方面,我们试图弄明白自己的处境,我称之为认知功能(cognitive function)。而另一方面,我们又试图影响世界,我称其为参与功能(participating function)。这两种功能的作用是相反的,却又互相影响。认知功能旨在提高我们的理解,而参与功能则意在影响世界。
 
反身情况的特点在于:参与者的观点和真实情况间缺乏对应性。以股市为例,人们之所以买卖股票是出于对未来股价的预期,但股价也与投资者的预期有关。这种预期不能被称为知识。
 
反身性通常出现在相对狭小的那部分现实之中,但正是这部分现实对参与者来说意义最为重大。因为我们参与的正是这种情境。它的特征表现为认知功能和参与功能的互相交织、互相干扰。因此,我们对情境的理解是不完全的,我们的决策也往往事与愿违。
 
在反身性和易犯错的特性这两个原则的基础上,我逐渐建立了一套连贯一致的世界观。它既不完美也不完全,但却在理解现实和参与现实中对我大有禅益。它是我在金融市场以及慈善事业中的指路明灯。我不敢确定我的世界观有多么独创,毕竟,它要应付的事物和其他人没什么区别。这些话题早已是老生常谈了,所以就算我的叙述没有什么新颖之处,也再正常不过了。凡是新颖的事物必有其特质,而且与众不同。不同的人对同一事件的表达方式不同。
 
尽管内容不怎么新颖,但我认为我的组织方式应该比较独特。我之所以这么说是因为我留意到大多数人对我的理念框架存在着误解。
 
我发觉我的个人经历或许更具说服力,远离均衡状态在我的生活中发挥了重要的作用。
 
我追叙这些往事是想表明,这些经历对我的理念框架起了重要的塑造作用。
 
波普说,我们有可能是错的,但我认为我们一定是错的。我将它称为彻底易犯错性(radical fallibility)。我的依据是:我们能够对现实有一定的领悟,但是我们了解得越多,等待我们理解的事物也越多。面对这个移动的靶位,我们将知识过度延伸到一些不太适用的领域,我们获得的知识也将因此不堪重负。即便是对现实正确的解释也注定会产生曲解。这个观点与彼得原理类似。彼得原理声称,每个有能力的职员都会被提升到更加高级的职位,直到他不能胜任为止。
 
莱考夫认为,语言往往依靠隐喻来表达,而非严密的逻辑。隐喻的作用方式是:把一种情况中的观察结果或者属性特点移植到另一种情况中,而这个移植过程难免会进行过度。
 
我们再看看古典经济学理论,它所使用的均衡理论就是对牛顿力学的模仿。
 
不完全的理解、彻底易犯错性、创造性谬误这些术语听上去令人消沉,但我对生活的态度仍然积极乐观。因为我总能使现实生活变得更加美好。
 
死亡的想法与死亡本身之间也是有差别的。死亡的想法是对意识的否认,而真正的死亡并非生命的否定,相反,死亡是顺其自然的结果。
 
开放社会的理念并不简单。它与自由式民主的理念类似,但二者有一个重要的区别,即开放社会的理念属于认识论范畴而非政治范畴。开放社会承认,人类的理解是不完全的,并把这种认识作为基础,而不是以某种政治理论为基础。
 
开放社会是基于人类智力无法获得完美认知的观点提出的。
 
认知科学的最新发现显示,选择的运作方式与视觉相似。中央视觉的反应十分灵敏,并且能够进入人们的中心意识;而周围视觉的反应则比较迟钝,而且容易为人们所忽略。
 
无论集体利益的理论定义是什么,现实中它通常反映的是统治阶级的优先权。统治者无须以个人名义遂行个人目的,他们作为一个阶级就能够从现行制度中获利一一从定义来看,他们是行使统治权力的阶级。因此,封闭社会也可以被看做以阶级剥削为基础的社会。
 
我继续修改手稿以回应波普对我的鼓励,但我始终无能解决这些模型本身所蕴涵的歧义:它们是永恒有效的,还是说它们只是理想化的历史情境?我在哲学的抽象概念里迷失了方向。于是,我决心放弃,并一心一意地开始赚钱。我也因此逐步构建出了繁荣萧条模式,该模式最终成了我第一本书一一《金融炼金术》的主题。
bad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