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aryYang's notes
navigation

最初的爱,最后的故事

《最初的爱,最后的故事》by 奥利弗·萨克斯
 
notion image
 
在人的一生中,心脏或者肾脏功能几乎是自动而机械地以一种相当一致的方式进行运作。于此相反,大脑或心智功能却不是自动的,因为它总是寻求着在从感性到哲学的各个层次上对世界进行归类和再归类,被那个对自身体验进行理解并赋予意义。
 
现实的本质是,体验并不是一成不变的,而是在不断变化、不断迎接挑战,要求大脑对其进行越来越全面的整合。大脑或心智若是如心脏那样维持一成不变的功能是不够的,它必须在一生中不断冒险、不断提升。与身体的其他部位相比,大脑的健康和运作良好有特殊的意义。
 
在最后这个阶段在许多文化中都得到认可和尊重(尽管有时在我们自己的文化中会被遗忘)。这是老年人应有的阶段;要成就这个阶段所需的解决方案或策略,就是埃里克森所说的智慧或整合。
 
成就这个阶段需要整合大量信息,并提炼出一生的经验,在结合个人的长远预期,以及一种超然或平静的心态。这样的过程完全是个人化的。无一定之规,无习得之所,也不直接倚赖教育、智力、或特殊才能。正如普鲁斯特所说:
 
智慧是无法传授的,我们必须走过一段没有人能替我们上路的旅程,付出没有人能帮我们而只能靠自己的努力,才能发现智慧。
 
对萨莉或她父亲来说,这都不是一个轻易做出的决定。1996年,格林伯格在女儿精神错乱期间并没有拿起笔开始写作——他等待着,思考者,让那段经理深深地在脑海里沉淀。他和萨莉进行了长时间的、探索性的讨论,直到十多年后,他才觉得自己可能拥有了写作《心里住着狮子的女孩》一书所需要的平衡感、视角和语调。
 
每一分钟,每一秒,都得和手中的电子设备一起度过。那些被困在这个虚拟世界里的人永远不会孤独,永远无法默默地以他们独有的方式去专注和欣赏。很大程度上,他们已经放弃了文明所带来的便利和成就——休闲地独处,为自己做主,真正地专注于一件艺术品、一个科学理论、一次日落,以及爱人的脸庞。
bad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