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aryYang's notes
navigation

时间是一种感官幻觉?

《魔山》
 
人们所谓时间长而无聊,实际上倒是由单调造成了时间病态的短促:由于不间断地老是一个样子,绵长的时间便萎缩了,以一种使心灵惊惧得死去的方式萎缩了。如果一天像所有的天,那么所有的天也就只像一天。
 
我们知道,生活中引入一些插曲或变换一番新花样,乃是维持我们生命力,使我们对时间保持清新感以及使我们对时间不会感到漫长,厌烦或枯燥无味的唯一方式,从而让我们的生活有一种新的感受。
 
生病和死亡其实没有什么了不起,它们不过是混日子的一种方式。只有山下人才一本正经地对待生活。
 
要是说爱情不是件傻事,蠢事,受人禁止的事,以及陷入罪恶中的冒险勾当,那么它什么也不是了。不然的话,它只是赏心悦目、平淡无奇的事,只适宜于在平原上唱唱和平的小调而已。
 
有病和绝望,通常只是放荡形骸的表现形式罢了。
 
反正汉斯渐渐分不清今天明天,夏季冬季,今年又是哪一年。山上的四季变化并不明显,疗养院也没人费心计时。说到底,时间也许只是为了安排因果关系而发明的权宜之计,并没有均匀流逝的必要。或者,像中世纪经学家解释的那样,是一种感官幻觉。
badge